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失败案例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失败案例 > 文章

从风口坠落的创业天才——烧光2000万

时间:2018-12-10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

2014年年底,我在行业前辈老陈的带领下,我进了一家新公司。

那时候,国家刚提出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的口号,各行各业都掀起一股创业潮,移动互联网领域的融资投资也一片火热。

王老板又高又帅,浑身肌肉,发言时手插进口袋,像偶像剧里的“霸道总裁”。后来我才知道,公司里的女同事私下都这么喊他。王老板意气风发,老陈和我也干劲十足。

我们进了内容部,内容部由孙总负责。他曾是一家知名写作网站的创始人,发掘和策划过很多优秀的网络小说,大多数都畅销又好评。

不过,入职的第一天,我就觉得公司的机构设定有些奇怪。公司里有四个主要部门:市场部,产品部,技术部,内容部。通常,内容部是写作类APP的核心部门,但我们部门只有孙总、老陈和我三个人。而其他部门全部满员,光技术人员就有十多个。

我很快感觉到王老板和孙总之间暗流涌动的气氛。好几次,我看到两人在楼道旁说话。多数情况下,王老板一脸愠色,嘴巴快速张合,还用手指着天空,似乎是在训人。孙总一直盯着前方的空气,只听不说,偶尔点一下头,脸涨得通红。

新来的同事小刘跟我很要好。他告诉我,王老板和孙总在App运营上有分歧。王老板认为人都有猎奇和从众心理,他想通过砸钱在各个网络入口宣传,用户看到后就会蜂拥而至;在内容上,我们要迎合用户,用户喜欢的,就是最好的。

孙总觉得不能通过砸钱来吸买用户。他坚持以内容为本,通过内容去吸引用户,流入的用户素质也高。凭靠优质内容和用户,“硬糖”迟早能成为精品品牌。

不过,两人谁也没能说服对方。

总公司当初投入的一千万,几乎都花在王老板带领的市场部,主要用来增加用户量。某次我们和市场总监私下聊天,她得意地说:“王老板给我的任务指标是至少要花出去一百万,我不花完还不好交差呢。”

市场部在各网站和应用上投放广告,还找营销公司购买注册量来提升用户数据。每天早上,技术部门在公司大群群发用户增长日报,快的时候,APP用户一天净增长四五千人。APP上线半年不到,日活跃量突破了10万大关。

在部门会议上,我情绪激动地对孙总说:“每月给市场部那么多钱做推广,我们却没有预算签一些优质的作者和作品。数据做的好看,平台却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。对于一个内容APP来说,就是行业笑话。”

小刘也附和道:“这样吸引来的用户,也留不住。”

那时,我们也会研究同类写作App,虽然用户数增长速度不快,但内容优良,作者创作度也很活跃,看似发展缓缓慢,却很良性。

孙总打断我:“你们说这些谁不知道?他(王老板)有自己的发展思路。一个公司,领头人是核心,别抱怨,做好本职工作。”顿了顿他又说:“我和他商量,给我们部门一些预算。”

其实宣传活动之前,孙总事先向王老板提议,等APP有了足够优秀的作品再进行大范围的推广宣传,王老板置若罔闻。两人的争执闹到集团公司的高层会议上。高层从中调和,他们才在表面暂时息战。不过私下,我没没听到孙总发一句牢骚,或者说王老板的坏话。

我们离开会议室时,孙总还坐在里面,眼睛盯着窗外。下班之前,孙总找我们讨论了我和小刘提交的内容运营方案,确定没有细节会被王老板挑刺。他深吸一口气,打电话给行政,预约和王老板开会的时间。

我和小刘郁闷地去天台抽烟,他问我:“你知道王老板的事情吗?”我调侃道:“我只知道他总到处秀胸肌,大家都叫他霸道总裁,。”

小刘告诉我,王老板曾创业三次,总公司收购了他最近一次创业的项目。作为条件之一,他获得了管理一个全资子公司的权利。王老板自称连续创业者,但前面三次创业都以失败告终。

有了钱,我们确实引入了一批不错的作品和一些有固定读者群的作者,各产品线也渐渐变得丰富起来。

2015年,新的“风口”又来了。那一年,小说影视改编权爆火,影视公司争相购买畅销小说的改编权,先后推出电影和电视剧。每次圈内聚会,大家都在讨论影视IP的行情,认为对外输出小说的影视改版权,是一条新的变现之路。

最兴奋的就是王老板。例会上,群邮件里,他都在强调目前影视剧改编成功了多少案例,哪家公司卖出了多少作品。最后,他特别要求我们内容部:“每周,每条产品线的负责人必须提交一部具备影视剧改编潜质的作品。”

接下来的两周,我一直紧张地筛选这样的作品。周末,我却在市场总监的朋友圈里看到,王老板在和某剧组拍摄宣传照,但是我对被改编的小说一无所知。

周一,王老板在大群里宣布:他带着市场部,打算独立拍一部网剧,我们内容部无需参与。

我在心里想:“市场部做内容部的工作,本是两个领域,真的合适吗?”

后来才知道,王老板找孙总商量,趁着行情好,想拍一部网剧。但孙总不同意,他觉得现在行情看起来火爆,但不明朗,公司没人有拍网剧的经验,也没有特别适合改编的作品,现阶段应该潜心打造内容,静观其变。两人再次不欢而散。

不久之后,我想签下一部不错的作品,需要一笔预算,财务却不愿盖章。问孙总,孙总的态度很含糊:“花钱的签不下来,就先签不花钱的吧。”

国庆假期回来后,孙总已经离职。公司的状态越发低迷,内容部门的工作还是和以前一样,属于可有可无的架空状态。

总公司了解情况后,在行政上给王老板施加压力,王老板扛不住。怕我们剩下的几个人也离开,那段时间,他没有在工作上为难我们。整个10月,我一件事也没做,却无人问责,也没有受到任何惩罚。

再待下去毫无意义,我和另外两个同事先后自主离职。王老板耍了个小花招,给我们多发了一个月工资算是补助,人事上对外的说法是“劝退”或“裁员”,让人哭笑不得。

我快速找到一份新工作。2016年初,我在朋友圈看到王老板公司的员工发的PR通稿,上面写,公司又融资到了一千万。

我还是不断地在行业快讯上看到前公司的通稿,新融资的一千万投入后,“硬糖”的总用户数已经超过两千万。我又看到某商报关于公司的调查报道,公司从成立到现在,支出和收入比严重失衡,一直处于亏损状态。

2017年年中,行业传言王老板以每周两三个人的数量裁员,并且到处在找人接盘,打算卖掉公司。2017年年底,王老板被总公司解职,公司解散。这家成立三年,烧了两千万,做出一堆漂亮数据的公司就这样消失了。

上一篇:酒店预定市场300亿规模,订房宝为啥会倒闭?

下一篇:和大家聊几个创业失败的案例分析

传销模式为什么会成功.. | 某些传销大军已经进入.. | 我亲历“印象中国”旅.. | 人到中年这几个创业项..
沪ICP备17029402号-7  |   QQ:540790006  |  地址:上海  |  电话:微信:ai920972  |  
Copyright ©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www.fumindao.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