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创业课堂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创业课堂 > 文章

揭秘中国传销:广西200万传销大军成大本营

时间:2019-05-04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2002年,来宾升级为地级市。为刺激基建,政府开始向农民提供10万-30万的无息或低息贷款,大量出租房的涌现又进一步刺激了传销者的到来。

人口聚集效应持续显现。小城的消费指数呈直线上升,一毛五的小菜涨到了一元一斤,猪肉、大米等都不断刷新着纪录。服装店、小吃店、IP电话吧和旅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整个县城像注入了兴奋剂,显示出惊人的能量。

新的行业也被催生。一种独特的“传销床”在来宾街头随处可见。它的制作很简单,几块薄板加四个20厘米高的木脚,加钉而成。“好的时候,一年能卖出一千张。”西南路一个家具店老板说。

日杂店推出了“传销套餐”,三轮车夫热情地为外地顾客送货上门,就连卖给传销人用于庆祝晋级的鸡,都成了当地不错的好行当。

跟着水涨船高的还有房地产。传销者大量涌入后,来宾市区一套100平米的房子月租从不足500元飙升到2500元,比南宁还高。在传销者聚集的长梅、长岭等村子,村民们掩埋了世代相传的耕地,建起了五六层的楼房,每天打牌、收租和睡觉。

据保守估计,传销组织一年在来宾的消费就达六千多万元人民币。这些资金流滋润着当地并不雄厚的地方经济的同时,也让地方政府对传销的态度变得暧昧。到后期,以“罚”代“打”成了执政部门的主要做法。一些公务员还半公开地参与租房给传销组织。

很多政策也为传销提供了便利。如当地电信部门有专门针对外地人的网内套餐,当地人却得不到这个优惠;暂住证也曾一度向这些无业闲散的传销者开放。

“被公安抓了不要紧,只要给钱就能出来。”曾在来宾当过B级经理的“文子”说,“每个级别都明码标价。”

一些曾参与过团伙高层运作的受访者也承认,每年都要花钱买通各种关系,不然就会“死得很惨”。

来宾就在这样的畸形膨胀中走到2005年,此时来宾的传销大军已超8万,被外界公认为“中国传销之都”。

2006年春节后,两件事情让谢连生首次对这个城市感到不安:一是被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偷去了500元,二是因为帮一个受害者逃跑而被追上来的人踢坏了一边车门。

外来人员常年高度混杂和缺乏管理,治安问题开始困扰着这个警力严重不足的城市。抢劫、偷盗、斗殴等事件时有发生。最严重的一次群体事件发生在2006年5月,来宾城北派出所因为查处了一处传销窝点,结果遭到上千名传销人员围攻,砸坏了派出所的门并打伤一名警察。

来宾与传销的蜜月期正走向结束。人们开始用警惕的眼光打量说普通话的人,“传销佬”等轻蔑的字眼也常见于街头。在来宾的一个社区BBS里,由于声讨传销的发言过于激烈和频繁,社区管理员不得不对此做出管制。

风暴终于刮起。2006年8月,“全国打击传销专项行动”启动,其中广西被列为全国14个重灾省区之首,广西来宾是其中重点督查督办对象。10月9日,规模浩大的“飓风行动”正式降临。

那一天傍晚,谢连生从来没有见过这阵势:到处是闪着警灯的车,执法人员铺天盖地地发着传单,街上空空荡荡,仿佛成了一个死城。

数以万计的传销者正在从这个城市撤离,他们撕毁笔记、扔掉杂什,带上随身衣物就赶往60公里外的柳州。“街上满是垃圾和杂物,像刚打过一场仗。”谢连生说。

地毯式的扫荡持续了一个多月,共捣毁传销窝点514个,遣散(送)传销人员5000多人,并抓获传销骨干487人。

谢连生的好时光也到了尽头,打传风暴平息后,她的营业额急剧缩水了一半以上。“前三个月我一直在倒贴。”后来,入不敷出的谢连生干脆待在家里打牌。

像触发了多米诺骨牌,阵痛开始蔓延全城。店铺关门了,部分出租车也停驶,农民则失去出租收入。后来,数百名菜农还一度集中在市政府门前,抗议政府打击传销害他们的菜卖不出去。

来宾仿佛在一夜之间被打回原形,小城恢复了往昔的平静。但此前过度“虚胖”的城市躯体已经成为人们沉重的负担。消费业萎缩和低迷困扰着这里,大量的民房和出租屋空置,很多已离开土地的农民不得不重新外出打工来还贷。

“一些农民的房子甚至已被银行收回。”中国反传销联盟副会长利剑说,“像一场乡村版的房贷危机。”

一位市民在当地BBS上留言:传销给来宾带来了飞速的飙升但是只是泡沫效应,现在已经完全破灭了。传销人员走了却留下一大烂摊子我们自己收拾,悲哀啊,可怜啊!

现在,在来宾这个行将消失的群体里,仍有少数脱离了传销的人因无脸回家而留了下来,他们大多成了小贩、拾荒者、锁匠等。据当地工商局估计,这样的人至少有一千。

新冒险家乐园

“这里山头林立且等级森严,东北的爱泡小饭馆,北京的爱谈中央政策,福建广东的爱喝早茶。”“北部湾开发”的“政策背景”,“资本运作”的方式,传销在北海已是体面的“高位运作”。

每次踏上北海的土地,反传销志愿者利剑都有一阵莫名的忐忑。

在他足迹遍及的上百个城市里,这里像是一个着了魔的地方。一种高起点的变相传销正肆虐着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——投资69800元,发展下线,到一定时候就能获利1040万元,简称“1040工程”。

现在这场“富人的游戏”号称已吸引了10万人云集北海,个人投资上百万的已不在少数。“就像一场疯狂的豪赌。”利剑说。

2006年来宾传销神话的破灭引发地域性格局重调。一些被打散、实力较弱的传销团体转移到玉林、桂林、柳州等地休整,实力较强的则看中了气候宜人、有大政策背景(北部湾开发)的北海,并以“资本运作”的名义,高位运作这一新型传销。

这座上世纪末曾经以房地产泡沫著称的城市,如今却因传销凶猛而再次变得“声名鹊起”。

10月25日晚,北海365网主编张昕开着他的白色家庭车行驶在北海大道上,窗外霓虹高挂,车流如梭,这座曾经的“烂尾楼博物馆”正慢慢恢复着元气。

“大约从2007年开始,外地人就突然多了起来。”张昕说,“好像一夜之间,小区里就停满了外地车,超市里也人满为患。”

现在,在他主持的网站上,有两个话题持续吸引了居高不下的点击率——楼市和传销。

“外地人甚至开始跨过铁路桥到城南买房子了。”在张昕和大多数北海人看来,这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。仅仅在两年前,那里还是农田和杂乱的城乡接合部。现在,楼盘广告成了那里最亮丽的风景。

2007年,北海房价涨幅连续位列全国第一,一度惊动建设部。外界高呼“北海重生”。

与来宾、玉林等地不同,北海传销一开始就从形式上摆脱了低端传销的痕迹。这些来自北京、上海、浙江、广东等地的富人,他们住在繁华地段的高尚小区,生活闲适。开小车,不集会,不上课。每天只是看看书,到高级茶座“交流业务”,或者带新人到处享受阳光和海滩。

“这里山头林立且等级森严,东北的爱泡小饭馆,北京的爱谈中央政策,福建广东的爱喝早茶。”曾在北海当过传销经理的“一贴”说,“说暗语、不敲门,已形成一套完善的行业规矩。”

“这里还有着全国最高超的‘洗脑术’。”志愿者利剑曾在北海进行过4次营救行动,竟先后见过自称中央高官、金庸胞弟或者银行行长等的。“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。”

上一篇:中国的传销之都在广西,中国传销最多的城市秦皇岛

下一篇:揭秘中国传销:广西200万传销大军成大本营(2)

普通黑袜子 如何高价.. | 传销模式为什么会成功.. | 某些传销大军已经进入.. | 我亲历“印象中国”旅.. | 人到中年这几个创业项..
沪ICP备17029402号-7  |   QQ:540790006  |  地址:上海  |  电话:微信:ai920972  |  
Copyright ©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www.fumindao.com使用 Powered by 55TR.COM